Logo

我們知道您從很年輕就開始接觸合氣道,能否跟我們談談你是怎麼開始的?

很多早期的老師常說一開始他們接觸合氣道,是被開祖植芝盛平高超的功夫或是受其崇高的武道精神所吸引但是對我來說,一開始並沒有這麼高的理想說實話,一開始我練合氣道,就是想打架打贏!我是12歲要進國中一年級的前夕,第一次接觸合氣道我記得是1949年的六月一日,第一次來這裡(岩間道場)

那個時候的岩間道場,是怎麼樣的練習光景?

那個時候啊,道場裡連榻榻米都沒有,只有木頭地板所以那時候每個人都直接護身在木板上,木板發出的聲音很大聲摔倒對手的時候要特別注意,不可能出現像現在那種空翻的護身方式首先,是開祖的上課方式,對於新生,開祖一開始也是教些基礎的課程,然後再慢慢地進階深入所以我一開始是從座り技開始練起,然後是半座半立技,最後才練立技;

我是一開始是在法國的Andre Nocquet所成立的合氣道團體開始入門,請問當初您有沒有在岩間到場看過 Nocquet 本人?

我記得我有看過幾次,但他不常來我也跟他在東京的本部道場練習過幾次,當時我陪同著開祖一起來本部上課練習。那時我還在念高中Andre先生真的體格非常好,但是他(Nocquet)的二教好像不太紮實我是可以做倒他,雖然他練得很認真,但他總是覺得過程中哪邊有問題有時候道主吉祥丸會來找我當受け示範給他看這是我對他的一點點記憶

早年你一開始練習時,當時的技法還是以 "ヶ條" (kajo)來稱呼,取代現在通用的"教"(Kyo);你覺得這是因為沿襲大東流的傳統嗎?

當然!(註:"ヶ條" ,或寫成"ヵ条", 是同義字)開祖(植芝盛平)教我們的時候,都是用"ヶ條" (kajo)來命名技法像是"一ヶ條" (ikkajo)、"二ヶ條" (Nikajo)、"三ヵ条" (Sankajo)等等但是當 Andre Nocquet從法國來東京本部道場當內弟子的時候當時並沒有相關的合氣道教科書所以道主吉祥丸就為此發行的第一本合氣道教科書在那裏面,捨棄了傳統的"ヵ条"命名方式,改用"教"來編碼。事實上,在古流柔術裡面,兩個系統是通用並行的。教(kyo)通常是被寫在正式的書本上,有教導的意思,而"ヵ条"比較口語,我也不清楚他們先後的差異我想這樣改,是為了能在出版品上能清楚被識別的問題我也是在讀到課本後才發現這個現象所以回到早年跟現在做比較,"小手返し"還是叫"小手返し",但二教早年被稱作"小手回し"(kote mawashi)現在則被改成二教

您知道為什麼要這樣改嗎?

我其實不了解當時吉祥丸道主整個的思路但我猜想,"ヵ条"的用法已經被大東流系統所廣泛延用且在武田所頒發的證書中,整個系統已經被確立了吉祥丸道主可能想跟大東流做出區別,才改用"教"(kyo)的模式這也只是我的猜想。

合氣道中的一至五教,跟大東流的"一ヵ条"至"五ヵ条"很類似,你知道為什麼嗎?

具我的觀察,從1949年開始到開祖的晚期,早期一教的做法可以看出來跟晚期有很明顯的不同,但開祖還是統稱為"一教"這觀念跟大東流類似,在大東流裡面的一教,是一系列技法的統稱後來的合氣會也沿用這個傳統,一教裡面有正面打ち,横面打ち,片手取等等不一樣的模式但這些還是統稱為一教。所以人們常說,合氣道的基本技法裡面就包含了超過兩千種不一樣的變化

如果一到五教,被系統化成合氣道的"基本原理",但是否隱含著像是小手返し、肘極め、四方投げ等技法,沒有被包含在裡面?

嗯,我想技法本身是否被歸類在"教"的系統裡面,並不代表這個技法本身的重要性例如,一到五教,全部都是押さえ技而小手返し、四方投げ、入身投げ等技法很明顯的都是投げ技每個技法有不同的名字,代表這個技法的特性,我們不應該用簡單的分類來限制住它們的重要性。這一類是粗淺的,那一類是重要的....這樣的分類是不必要的。

合氣道三個字真的是當年講道館代表所提出並命名的嗎?

嗯,來龍去脈我不清楚,但我知道這個故事曾出現在一些武術書籍之中。顯然當年的平井 稔(Minoru Hirai)先生是代表開祖去大日本武德會開會的因為他也是開祖的學生之一。我並不確定當時開祖的武術是否真的自稱為大東流合氣柔術但那時候是開祖第一次使用"合気道"來命名自己的武術當年的過程我並不清楚我來這裡的時候,這裡已經被稱為財團法人合気会(公財)合気会在1947年的時候已經被政府的文部省等機關所承認合気会更早之前,很長時間被稱為"皇武会"戰後,一直到1947年,文部省才同意成立改稱為「財團法人合気会」也在那個時候,我們才把「合気」兩個字拿來正式使用。早年我在道館裡面看到的"門人帳" (monjinjo),上面抬頭是寫的"大東流合気柔術門人帳"上面還有我的名字裡面弟子的清單中,還有很多很有名的人物像是海軍上將"竹下勇"等等

在使用"合気道"命名之前,植芝盛平如何稱呼自己的武術?

在"合気道"之前,我們都稱自己練的是"合気武道"合気武道但是我剛入門的時候,不稱自己是"合気武道",只說練的是『合気』還不是用『合気道』喔!我想大概是在戰爭快結束之前,約1945年左右,才改名成"合気武道"您入門時正好遇到開祖退休搬到岩間,這段期間也是合氣道技法變化最大的時刻好,我想這是戰爭結束後所帶來的附帶變革而我當時年紀還小,剛入門,也不清楚真正的差異在哪裡但我每次碰到開祖,他總是看起來狀況不是很好當時他已經生病了你們可以看看這裡的照片,開祖年輕的時候留著帥氣的山羊鬍!(整理的很漂亮)但開祖搬來這裡(岩間)之後,就開始蓄鬍了(鬍子沒太多心思整理)我1949年來的時候,他的鬍子就已經長成這樣子了。『合気神社』建於1943年在完全建好之前,開祖曾多次來這裡觀看進度在戰爭結束前,社會上還發生了大本教第二次彈壓事件還好當時開祖沒被這事件波及到。二代吉祥丸道主在合氣道技法的演進上,扮演了什麼角色老實說,我沒真正比較過開祖與二代道主吉祥丸之間的差異但我發現開祖其實對組織和行政沒什麼興趣。我的理解是,開祖在武道上開闢了一條沒人走過的新道路,但這條道路走到某個程度,吉祥丸道主便致力於將前人的成果組織化與市場化。我認為在某個程度上,開祖與二代道主在做相同的事情。如果沒有二代道主的努力,就沒有你我熟知現在合氣道的這個局面。「合気会」所以我認為,二代吉祥丸道主對於合氣道的推廣,有極為重大的貢獻。所以當第一本合氣道教科書問世的時候當時大家還搞不清楚合氣道是什麼?但是他們用簡單的文字讓一般社會大眾快速清楚了解合氣道的定義和內涵

對於現在的合氣道來說,茨城道場的定位該如何闡釋?

這是個困難的問題,也很難回答。現在,道主每個禮拜來這裡上一次課而每個禮拜三,四代道主也來這裡上一次課原本道主是預計每周六來這裡一趟幫大家上課的,但他真的太忙了。我想他(道主)還是一個月至少能來一兩次所以合気会的目標是把茨城道場定位成,本部道場的支部但我們(茨城道場)的練習方式還是有些不同,因此很多來訪的學生會感到困擾所以我的建議是,如果我們(茨城道場)的指導員,能與本部的指導員多點交流互動,了解彼此的練習方式,真誠地溝通協調,這會是一個好的方向。

人們常說:『合氣道源於武器技』,您的看法呢?

這個嘛,這取決於你站在什麼立場上看這件事。一般來說,『合氣道源於武器技』以經普遍為大眾所接受但如果仔細分析,手持武器做技法和徒手做技法,兩者還是有一點點的差別;不可否認的,在教學上,手持武器示範比徒手示範更能地讓學生了解動作的原理,特別像是在解說"入り身"或是"体捌き"的時候因此站在教學和練習的立場上,是有必要把武器技和體術做出連結。然而,當你拿劍或杖做正面打的時候,手持武器與徒手操作的方式就有很大的不同。如果只單純討論"捌き(身法)",有沒有武器,就沒太大差異。但如果你手拿劍或杖,要做到"入り身"的時候,相對位置與角度就會出現差異。手持武器練習會避免碰撞,自然會與對手拉出距離;但徒手練習時,就得挨緊對方,"入り身"才有效果。所以當我們學習"体捌き"的時候,不只要練習徒手的狀態,也應該練習有上有武器的狀態。這個觀念反應在我的教學上,手上雖然拿著武器練習,但主要的目的不是練武器,而是了解徒手與武器技在身法上的差異。

你對於合氣道"劍/杖/体術一体"這個理論的看法?

就如同我剛剛提到的,兩者(徒手/武器)在身體移動上有些許的差別。但是如果你在武器技的移動練習上可以得心應手,你徒手移動也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如果你只熟徒手體術,當你的對手有拿武器的時候,你就沒辦法很熟練的做出反擊的技法。當然,如果對方與你的練習的方式,是那種會自動走到讓你做技法的位置,然後會自動護身飛走的模式,你也可以毫無阻礙地練習,

但是如果你的體術不夠好,當對方真的拿武器打過來的時候,你又該怎麼辦呢?

再者,當你的對手拿著武器的時候,心態上是不一樣的。你會比平常還要緊張,所以我認為,必須在平常適當地加入武器練習,讓學生熟悉那種緊張感。

開祖當初是怎麼把武器加入他平常的練習中呢?

就如同我一開始說的,開祖就只是拿武器練習『捌き』和『入り身』而已而且會特別拿武器示範『捌き』和『入り身』給學生看。當有客人來訪的時候,特別是沒接觸過合氣道的客人開祖很喜歡一邊聊天一邊跟他們解釋合氣道如果那時我們學生有去找開祖,他會在跟客人對話的中間,隨便挑一個學生起來示範合氣道的技法有時候是在雙方喝茶的期間,甚至在小房間也是這樣。這是因為當時學生們都沒辦法用簡單的解釋就全面理解『捌き』和『入り身』真正的用法和意義。因此開祖會隨時隨地的示範他的理念。如果開祖手邊有武器,他會拿武器來示範;如果手邊剛好沒有武器,他也會徒手示範。演武也是這樣,開祖也會用劍或杖來示範何謂『入り身』所以開祖的著重的是,如何制服手上拿武器的對手,比如何用手上的武器更有意義。

可以談談現今『座り技』在教學上的意義嗎?

當你在練習『座り技』的時候,你沒辦法像『立ち技』一樣自在的移動。甚至很多人一開始練習時,連膝行都有問題,而且如果膝行想要可以自在的移動,你的下半身必須要先很強壯才行。舉個例子來說,柔道有寝技,而合氣道沒有,因此早些年我的前輩常說,因為合氣道沒有寝技,所以我們用『座り技』來取代。我認為這個說法對,但還不夠全面。我認為『座り技』源自於日本的傳統生活方式而且我認為『座り技』是合氣道所有技法的源頭,也是所有移動的最根本的練習方式。所以『座り技』對合氣道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現今,我們習慣練習的『座り技』,對比當年開祖記錄片中所展示的,或是現在大東流合氣柔術中的『座り技』,似乎沒有像以前那樣簡潔緊湊?

這個,我沒辦法給你一個正確的答案。不過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差異。回想一下,你看開祖當年留下的記錄影片,他在榻榻米上幾乎都沒什麼移動。然而,今日大家卻都使用墊腳尖(膝行)的方式練習的『座り技』。但舊時代的『座り技』,卻是以『正座』到『正座』的移動方式來處理。以前的『座り技』,ㄧ開始的時候採正座的方式面對對手,雖然也會墊腳尖膝行移動,但壓制對手的時候,一定是改回正座的方式所以說,我認為那是開祖晚年的時候,『座り技』已經無法像年輕時那樣快速自在地移動了,所以他示範的時候才會『立ち技』多於『座り技』

你曾陪伴開祖20年,這段期間他有修改他的合氣道技法嗎?

他改很多喔!!開祖常說技法分固體、流體、氣體......也常用圓圈,正方形、三角形做代表;很顯然的這是從神道教中的生産靈(三角形)、足産靈(圓形)與玉産靈(方形)等概念中種演變過來的。用我的話說,我會用楷書、行書、草書這三種型態來形容。開祖曾說過很多固體、流體、氣體的練習方式,我有時也會用開祖的話來跟學生解釋,但我比較常用楷書、行書、草書這三種型態來比喻,這樣比較好理解。如果你曾練習過書法(書道),一開始的時候你必須練習書寫正規的直線和橫線甚至一個筆畫中,裡面還包含下筆、運筆、收鋒等學問一開始,你要學習如何下筆,如何收鋒,然後才是行書般的流暢有了行書的基礎,才能接著練習行雲流水般的變化。這個就是日文中"技(WAZA)"的概念我認為,不管技法如何改變,你必須訓練你自己能自由掌握這三種不同的技法型態從一開始一招一式結實的技法,後來行書般流水的技法,到最後光靠走位移動就制伏對手的動作,這就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既使我現在依然沒做的很好。這是階段性的問題,如果你這個階段沒做好,下個階段自然也是失敗收場;我看現在很多合氣道家他們都宣稱一開始練習是從"固い稽古"開始練期,但我看來,他們比較像是"柔稽古"當年我一開始跟開祖練習,我們練比現在還多樣的技法,而且比較像是寫楷書般的練習方式我在開祖身邊學習廿年,我的印象中他最後幾年技法改變很大不可否認的,當你年近80歲,身體機能開始下降,自然沒法像60歲般那樣做技法。所以他開始改變他與對手的相對位置並不是叫對手自己過來,而是開祖自己往對手方向移動過去。這就是最大的差別。這不是對手為了開祖做的,而是開祖自己創造了這個局面,逼著對手不得不做出那樣的反應。這就是開祖晚年的神技。舉個例子,有次開祖對我做『入り身』,他還沒碰到我,我就放倒了;

怎麼會這樣呢?

我好像被他輕輕的拉過去,一開始,我本來想說他還沒碰到我,我是不會被摔倒的我想說撐一下!!

抵抗?

是的,抵抗然後我就"磅"一聲地被摔倒在地上了!所以最好不要做無謂地抵抗。後來我看很多人想複製這個做法,都需要靠對手自己走過去然後自己摔倒護身。這是我比較常看到的。我想這已經跟當初我親身體驗的真實狀況有很大的差異了。現在還有些人,要求對手的視線跟著自己的手勢移動才能做技法。這是演武,是不真實的。我這樣比,對手就看著我的手自己飛出去....等等現在很多人都這樣做了。但我沒看過開祖這樣做過。沒有。所以我想這些演武派的師範以經超越的開祖當年的程度了。我不知道那些師範當年辛苦的訓練過程,但我知道現在很多人都喜歡表演這一套。我手這樣一比,對手就會自動地像這樣飛出去。但是我所經歷的入り身投げ卻不是這樣虛華的。我感覺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過去,不知怎麼了,我就重重地被摔在地上了。這是我真實的經驗。

植芝盛平有沒有專注於自己一個人的練習?

嗯,開祖在世的時候常說,合氣道是個淨化身心靈的武術。就像神道教系統裡面,為了"禊(misogi)"而做的"舟漕ぎ運動"一樣,我們那時常跟開祖一起做這個動作

你們現在暖身的時候也做"舟漕ぎ運動"吧!?

我必須很不客氣的說,你們現在做的"舟漕ぎ運動",只是外表看起來像是"舟漕ぎ運動"的動作而已;事實上大家都做的不對。您一貫主張合氣道做為武術,是需要力量的;

您怎麼看『合氣道是不需要力量就能施展』這種說法?

合氣道需要力量,這是我個人的意見!我認為年輕時應該善用自己的精力一個年輕人有用不完的精力,如果禁止他使用,會讓他感到很挫折!透過經年累月不斷的練習,你會慢慢了解,過度使用力量其實是在浪費它但如果你不讓人們親身經歷、了解這段過程他們一開始就會認為,合氣道是一種完全不需要力量的武術;所以我讓年輕人從一開始練習,就盡量使用他們的力量做技法,這會幫助他們了解並不是單純靠蠻力就可以將對方摔倒制伏當然,有些老師重視的是合氣道的身法和移動而我採用的方式,是讓年輕人釋放他們無窮的精力,而不是學著憋住它。就像我們以前常說:『年輕人如果手邊有點錢,盡情揮霍也沒什麼關係!』這會幫住他們從挫敗中了解,並不是力氣大就可以制伏對手我們當年在開祖身邊練習時也是這樣的。舉個例子,你們每節課結束前,都要做座技呼吸法,對吧!你們現在在本部練習的方式,跟我們在岩間茨城道館做的方式就不太一樣了。我們會像這樣直接向對手推去,而不是像這樣往外張開。當然,你也可以像本部那樣往外張開做呼吸法但是當年我就是這樣,直接往開祖的胸前推去,很快地我的雙手就不聽使喚,身體變成像這樣慢慢地縮下去,我的額頭幾乎可以碰到開祖的胸前那時我就會用我的頭去推開祖開祖看到就會笑說:『磯山,你又不是隻鵝....』『不要用頭推我啦!』『用你的手....!』這是他當年親口說的。那時我就了解,我單單只用力氣,是無法推倒他的拼力拼道最後,我就被開祖摔出去,當時開祖甚至沒用到半點力氣

這樣說你可以了解嗎?

沒這麼好理解吧!就如同我之前說的,我以前曾教導過外國的軍警和探員,像是James L. Paulson(前FBI特別探員)我有次帶他們來這裡,當時我教他們合氣道的時候,也是把他門摔的歪七扭八、砰砰作響!當時他們都認為是因為我身材的很高壯,才有辦法把他們這樣摔來摔去。然後我去找開祖,請他示範一下,我一下子就向球一般滾出去了外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我跑去推開祖,也推他不動外國人認為我造假,他們認為我年輕力壯,不可能推不動一個老人。

所以我當時就說:『何不自己試試呢?』

我跟開祖請示一下,他就讓他們其中一位上來試試外國人也推不動開祖他們就相信我不是在表演了!!他們一開始不相信我的....他們說你不可能推不動一個老人...『內功修練』這名詞這幾年很流行,你怎麼看合氣道的『內功修練』和『外功修練』嗯!我想字面上,『內』、『外』的定義上就有明顯的差異。『外功修練』我可以透過單純的體術、劍術來訓練我的身體強度而『內功修練』則是著重在心理層面的訓練,當然也包括呼吸調和之類的。我認為武術中,心理層面的訓練非常重要就像我之前說的,合氣道不是單純只有『不爭不鬥』,它也包含了自我成長。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你必須先學會和對手合作,讓你自己想贏的這個慾望退居到最後,而這個只有透過身體力行且不斷的鍛鍊才能達到那個境界而我看現在大部分合氣道的練習者,都是想先放倒對手為第一目的。我覺得這樣對他們的自我成長實在幫住不大。而這種人一旦開始教人練合氣道,他的學生也會自然地染上好勝的習氣。

你會在教學上強調『氣』嗎?

當然,這很重要。開祖當初教學的時候,就很強調『氣』的應用。像是:『你可以放鬆你的身體,但不可以隨便將身上的氣往外放』當你的對手比你弱或是經驗沒你這麼豐富的時候,你可以用比較少的力氣來跟他練習但是如果雙方開始練關節技,你就必需放鬆自己的身體並且朝著對方期望的目標下去做如果你隨意的將身上的氣放出,很容易直接傷到對手所以開祖總是說:『你可以放鬆你的身體,但不可以隨便將身上的氣往外放』我想,『氣』這個名詞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定義但是在合氣道,我們常說『不可以隨便將身上的氣往外放』所以『氣』在合氣道中是很重要的。

那,為什麼『氣』這幾年普遍不受到重視呢?

我想其中一個理由是,你的對手自己護身的能力太好了(原意是你的對手自己走到正確的位置了)我之前說過,開祖會自己移動到正確的位置,讓對手不得不做出相對應的動作。但是現在,如果你自己不動,你的對手也會自己跑過來讓你做技法這時後你就不需要『氣』了。我說的對吧!!

之前有聽您有提到富木 謙治師範,可否問您為什麼開祖晚期堅持合氣道不可有競技或比賽呢?

人們常說合氣道是重視合諧的武道(和の武道 ),因此人們在合氣道世界裡面沒有對手;但什麼是『和 』?『和 』在日文不只有不爭或是不鬥的意思,它關鍵在於與有相同目標和想法的人透過合氣道的練習,建立起彼此的連結而前提是你們彼此所練習的是必須合乎"合氣道"的基本原理和要求當然,你也可以把它當成是一種宗教概念來看但是我想今日如果真的把它作為一種宗教概念來看,就已經失去了它原來的意義了。就像人們常因為不同的宗教而排斥別人,導致彼此的衝突加劇這在武道上也很常見因此合氣道的練習,就像你嘗試去理解和接受對方的想法和行為,而對方也嘗試理解你一樣。這是我的看法。如果你要求對方理解並接受你的行為,但自己卻無法做出相同的回應,這也很容易產生衝突所以你首先必須先了解你的對手就像平常開會的時候,大家彼此交換意見一樣,如果會中你堅持己見,不願傾聽他人的意見,就無法達成共識所以你應該會中理解其他人的想法,並說出某人這部分的意見是好的,我將會採納它.....我認為這樣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合氣道一直是一種『學習事物本質 』的法門。首先,調整自己迎合別人,再來讓對手自己調整自己來符合自己的目標這就是開祖當年在做的事情武道中有個專有名詞叫『相打ち』(雙方同時打到對方,引申為互相傷害對方之義)開祖則相信『相抜け』(如果你不和對方起衝突,你就不會受到傷害)『相抜け』就是你主動不傷害對手,你就不會傷害你自己的意思所以只說『合氣道是和諧不爭的武術』是不夠的,或是只想盡可能地招收更多的會員,但缺乏實質的鍛鍊和人格的發展這也是種不對的自私行為!不管時間經過多久,我們都無法克制自身想贏的強烈慾望,但如果我們一直將『相抜け』的概念長存於心,你將可以壓制這種自私慾望的增長

您說您遇過很多外國朋友都在追求『合氣道的本質』;你認為他們是在尋找合氣道的哪個部分呢?

哎呀,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和目標啊!但我認為合氣道作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合氣道最好的部分,就是我之前所說的『氣』這是其他武術或運動所沒有的所以這也是人們想追求的某種精神層面所以當人們開始追求這個境界的時候是他們開始發現自己日以繼夜的練習,已經無法滿足自己

這時候該怎麼辦?

不久之前,有個人不遠千里從丹麥來到這裡他來這裡是希望能尋找到某種解答的我對他們遠道來訪一事感到十分欣慰大家從地球的另一端遠道而來,本身的工作又非常的忙碌為我帶來了一些我平常沒注意到的細節我以前沒有很認真想過這些問題主要是因為一般日本老師很少有機會跟外國人有這麼多的互動交流看到這個雕像了吧!當我們重建這個茨城支部道場的時候我們曾在合氣道新聞中對外公告,為這座雕像進行募款工作我想當時我剛剛獲得八段的資格

那個外國人有個道場,但我不確定是不是他?

但他說他是個老師他問我有關那個雕像的事....我想如果他曾經流覽過合氣道新聞的內容,他會知道我們何時建了那個雕像,包括我身後那個縮小品但他還是問了這個問題這表示他對這個沒什麼興趣......

當我們開始向外推廣合氣道的時候,有什麼是必須牢記在心的?

如同我剛剛所提的,你必須先捨棄『你想要贏過對方』那個自私的慾望嚴肅地面對合氣道本身這也是我常對我自己說的!是的,對我來說,如果我能時時刻刻將其存在心中,我想人們會慢慢了解的。我一直告訴我自己,要將這個想法時時刻刻記住,其實這並不困難你只要無私地將當年開祖教導給我們的理念繼續傳下去,你就做到了。能讓越多人理解更好。技法面如此,心理層面也要這樣這是我們被授予的責任。

談到合氣道的哲學面,你覺得研究大本教的教義有助於理解植芝盛平的合氣道嗎?

嗯.....開祖當年的確有談到很多神祉。事實上當年開祖90%以上的談話都在談神祉的事情。所以說,這是人們的信仰自由但有些人還是相信是大本教讓開祖開了天眼(靈眼)!我不認為信仰這件事有對或錯,或是大本教本身有什麼問題我個人沒有特別去研究過大本教教義但我也覺得沒有必要。

您曾在IAF長時間任職,您覺得IAF應該扮演何種角色?

IAF現在共有47個會員國,裡面有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生活水平等等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要先讓大家了解彼此。我們每四年招開一次世界大會開會的時候,會議進行的是很順利,但我想如果彼此花更多的時間,誠懇地交談,會更有幫助的。因此後來大會舉辦時,便順道舉辦些合氣道講習會,而最近幾年又跟演武大會一起合辦。這是Somemiya先生在當理事長的時候我所建議的我當時建議,大家何彷多花3-5分鐘演武,讓我們彼此更有向心力所以我想大家不需要太嚴格遵守只是來開會討論的這類規範在演武的時候,你可以看到每個國家的特色,他們是否有正確地教導合氣道的禮節以及每個國家的練習方式由他們的演武,你大概就可以了解它們平日的訓練過程如前所述,IAF是個國際組織,對它來說,如何讓這個組織能持續高品質的成長是最重要的過去,在二代道主植芝吉祥丸主持的時代隨著IAF組織越來越龐大,有些人開始擔心合氣會本部會漸漸失去對IAF的控制力但我認為這取決於你的如何處理這個問題的態度如果你沒有辦法事事處理得宜,就會導致那樣的結果!但如果你用了適合的人選讓他們了解日本文化的優良面我認為就不會發生那樣的情況。你可以買個便當或自己帶喜歡吃的東西過來,或是自己煮也可以

Copyright 2007 - 2015 Guillaume Erar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