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Guillaume Erard: 您來自哪裡,又是如何開始學習合氣道的?

堀井 悦二: 我來自於大阪最初讀中學時學校有合氣道社團那時是昭和53年(1978)當時由學校的一位老師指導合氣道他有自己的道場接下來當我念高專的時候那是五年制的專科學校我讀的是機械工程學校裡沒有合氣道社團所以我自己創立了社團,並且練習了五年所以前後加起來,我在大阪的學校裡練了七年合氣道在畢業以後那時是昭和60年(1985)我進入合氣會本部道場成為內弟子當時我才二十歲

Guillaume Erard: 在開始學習合氣道以後,您有學過其他武道嗎?

堀井 悦二: 我在開始學習合氣道之後,就全心投入其中在那之前讀小學的時候學了劍道大概練了四年但之後,就只有練習合氣道了

Guillaume Erard: 在成為內弟子之前,您是否曾經造訪過本部道場?

堀井 悦二: 有的高專三年級的時候我打工存了點錢在春假的時候去本部道場練習了一週

Guillaume Erard: 每天都有練習嗎?

堀井 悦二: 是的,整整一週每天練習

Guillaume Erard: 內弟子訓練課程持續了多久時間,每天的工作又是什麼?

堀井 悦二: 我當了三年的內弟子這當中住在本部道場當時的生活是這樣子的早上5點起床幫負責早班課程的道主還有老師們準備茶水打掃道場和辦公室通常會在6點前完成6點半開始晨間稽古本部道場內弟子們的生活最主要的就是練習合氣道從早到晚在練習以外的時間有許多工作要做像是個人的雜務去郵局寄信幫忙開車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但最重要的還是要當老師們的助手幫忙提行李上課時當受方這是我們的學習要務

Guillaume Erard: 當助手這件事只是偶爾發生,是嗎?

堀井 悦二: 是的,只是偶爾而已例如有老師到外地主持講習會期間也許超過一整天那我們就要幫忙提行李處理事情,當受方等等有時候在日本國內有時會在海外通常在海外的時間會在一週左右

Guillaume Erard: 您擔任過哪幾位老師的助手,去過哪些國家?

堀井 悦二: 我曾當過吉祥丸道主的助手那時是去海外和吉祥丸道主一起去了義大利二次接下來去了南美洲巴西,阿根廷到海外講習會擔任助手的時候也去過德國田村信喜師範很樂在其中但對我來說這可是工作所以一點也輕鬆不起來當聽到要去海外時就會有點麻煩的感覺除了二代道主以外,還有其他許多的師範們像是現任道主還有関 昭二先生也有以團體身份參加日本武道館訪問澳洲的活動相較於日本國內,

Guillaume Erard: 您是否有見到海外的合氣道練習不同之處?

堀井 悦二: 練習上是以當地師範的教學內容為準然後大家再學習師範的動作風格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各地的風格上會有些不同但是合氣道就是合氣道我們教的東西是一樣的也許在壓制或是施力的方法上會有點不同做受身的方法可能也有不同這也沒關係大家都確實有共同點就好了

Guillaume Erard: 當時主要負責教學的師範有哪些?

堀井 悦二: 當時主要負責教學的有吉祥丸道主還有現任道主守央先生資深的老師們像是奧村繁信先生山口清吾先生有川定輝先生多田宏先生市橋紀彥先生增田誠壽郎先生都是資深的老師還有渡邊信之先生佐佐木將人先生在那個時候都是資深的老師們

Guillaume Erard: 當時本部道場還有哪些其他的內弟子們?

堀井 悦二: 和我一起當內弟子的前輩有目前在本部道場的小林幸光和菅原繁先生比我晚入門的還有栗林孝典先生和金澤 威先生他們當時都和我一樣住在本部道場

Guillaume Erard: 您是否有一位主要的指導老師呢?

堀井 悦二: 主要指導老師的話...內弟子們一定要參加本部道場的晨間稽古道主負責主持晨間稽古接下來是道場長負責的稽古本部道場在以前就叫做植芝道場所以我其實並沒有跟隨某位特定的老師而是以道主的教學內容為中心我會去其他老師們的課堂上學習他們的技法但我沒有特別向某位師範學習目前內弟子們有很多在訓練以外的職責,

Guillaume Erard: 在你當內弟子的時候有不同嗎?

堀井 悦二: 是的,在我那時候比較沒那麼忙碌我們比較有自己的時間現在內弟子們很忙他們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幫忙教學比較少花時間自己練習

Guillaume Erard: 所有的內弟子們都要成為專業的合氣道指導者嗎?

堀井 悦二: 我認為會進入本部道場當內弟子就是想要成為專業的指導者他們幾乎全心全心投入在其中

Guillaume Erard: 在您當內弟子的期間,學到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堀井 悦二: 對內弟子來說我一直認為最重要的還是學習如何扮演好受方的角色能夠擔任吉祥丸道主受方的那些人像是宮本鶴藏先生橫田愛明先生,大澤勇人先生他們三人最厲害我一直想著要如何才成為他們其中之一如何在施技時能夠牢牢地抓住不會放開這真的很難做到在我當內弟子的時候,腦袋裡想的只有怎麼做好受身怎麼樣做好技法之類的東西其實是之後的事一開始只想著怎麼做好受身而已

Guillaume Erard: 多數內弟子都成為了本部道場的指導者,您為何選擇離開本部道場?

堀井 悦二: 我在本部道場待了十年左右當內弟子三年住在我自己的公寓七年前後有十年的時間待在東京本部經過了這十年以後,來到我人生的轉捩點我想要回到兵庫縣的三田去我可不是被本部道場趕出來的喔

Guillaume Erard: 本部道場沒有武器課程,您教的是哪種風格的武器技法,又是從哪裡學來的?

堀井 悦二: 我教的是自己的風格我和許多老師學過像是齊藤守弘先生千葉和雄先生還有其他的武道,像是劍術和居合開祖以前的影片裡他除了示範體術外,也有武器技像是劍和杖的技法等他用這些來闡述合氣道的原理我認為這很重要武器技和體術是互相結合的基本原理是一樣的如果想要深入了解體術,學習武器技是必要的我認同這個理念,所以會在自己的道場練習武器技法許多人練習居合或香取神道流,但我們知道開祖主要學的是一刀流和新陰流...通常都是自己的老師教什麼我們就學什麼學習的時候我們只能依照老師的教導你會想了解老師在做這些練習時的目的是什麼如果老師教的是新陰流當你在學習時就要好好的學之後,最好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套在成立朝日流到隱居岩間後這段期間,開祖的武器技法變了...(譯註:朝日流Asahi Ryu為開祖在朝日新聞社教學時期所用的流派名稱)在朝日新聞社時期留下來的武器技法影片很少開祖在他年輕的時候學了很多劍術的東西然後慢慢的在改變,直到他晚年七八十歲的時候在那個階段並沒有留下太多影片朝日新聞社時期的東西幾乎都沒留存下來我們要知道他的技法隨著時間過去改變了很多包括體術部份也是一開始他很剛猛的把人摔來摔去,但晚年就變的柔和他的動作一樣也變柔和了開祖曾經練過一些一刀流有一些老影片裡在最後,他會用切落的動作做結束開祖說他的對手搞不懂為什麼自己會被砍中齊藤守弘師範的組太刀裡面,最後全都以如同一刀流的切落般動作做結束我自己也會做這樣的動作只學技法的形是沒有意義的只有不斷的練習才能體會最後那一刀切落的意義

Guillaume Erard: 您的組織,相生會,名字的由來是什麼?

堀井 悦二: 相生這個名字來自兵庫縣靠近姬路的地方那裡有一座神社有一株名為"相生之松"的松樹這株松樹的特別之處是同時有白色和赤色的樹幹生長在一起相生之松的相生二字和相生會是同樣的漢字相生有象徵夫婦之間長久羈絆之義在我的道場裡面,相生二字指的是弟子與師範之間的關係師生之間共同研究成長茁壯這就是相生的意思剛好,這附近就叫做"相生町",所以這個名字很好

Guillaume Erard: 但漢字寫法是不同的嗎?

堀井 悦二: 不,是相同的

Guillaume Erard: 喔是嗎?

堀井 悦二: 是一樣的,意思就是"共生"

Guillaume Erard: 當您造訪不同師範底下的道場時,會教些什麼?

堀井 悦二: 我一個人是不可能向所有人學習的所以當我以訪客身份造訪不同老師指導,不同練習風格的道場時我只能完完全全展現按照我個人風格產生的東西我會這樣建議他們現在我要示範的是我個人的做法,請各位試著練習看看我不會強迫他們一定要照著做,說"這技法只能這樣做"我會說"這個技法也可以這樣子來做"

Guillaume Erard: 您覺得用這樣的方式可以展現您自己"進階"的合氣道嗎?

堀井 悦二: 例如,同樣是基本動作即使只有做一個單手抓入身轉換的動作不同的老師會有不同的做法我的動作會有和別人不同之處我不喜歡做那種很特別或複雜的動作來讓別人刮目相看我只喜歡追求那些基本的東西正面打一教可能會有不同的做法每個師範都會做不同的動作,他們想的不一樣,教的也不一樣我自己有我的方法我必須說明我的方式和別人有什麼不同像做入身摔,我要說明我破壞對手平衡的方法有什麼不同這個方式對初學者和有段者同樣適用我們做的動作不同,但練習的主題相同不需要展現那些很花俏的東西在大型講習會中,

Guillaume Erard: 受身的程度常有很大的落差,您會如何面對這個問題?

堀井 悦二: 老實說我認為應該先從如何扮演受方的角色教起但在外面主持講習會時就沒辦法這麼做這不是只有"摔倒"而已,我們要學會怎麼維持穩定然後確確實實抓好,直到取方施技的最後一刻我能把這些東西教給自己的學生但當我教短期講習會的時候,這就比較困難了

Guillaume Erard: 這個會有點困難對吧?

堀井 悦二: 所以有時候教某些講習會時並不是那麼有意思與其在很多地方只辦一次講習會,我寧可固定去同樣的地方

Guillaume Erard: 在您自己的道場裡是怎麼教受身的?

堀井 悦二: 我並不會教那些倒法但我在練習當中會給明確的指示,像是"你太早放開手了"之類的我教的是如何正確的接受那些技法,這就是受身受身倒法是你為了要保護自己的身體做出的動作但是受身是如何承受對方的技法。我教的是如何做受身,扮演受方的方法我教他們要再抓好一點不要太快就倒下太慢不好,但太快更糟例如在對手實際摔你之前就自己太快倒下

Guillaume Erard: 在武器的練習中,對於受太刀的角色有明確定義,但在合氣道裡面受方角色的定義似乎不太明確...

堀井 悦二: 我在教課的時候,也會當學生的受方他們可以觀察我做受身時的動作學習,而且在摔我的時候感覺到一些不同之處在劍術裡面有分成打太刀和受太刀的角色對吧?師範就是擔任受太刀的對吧?

Guillaume Erard: 是的

堀井 悦二: 某些層面上合氣道也是這樣即使因為年紀,我全身都開始痛了我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做受身,但還是可以示範怎麼做當我們人數是奇數的時候我會當受方,讓所有人湊成一對

Guillaume Erard: 您想在相生會所屬的道場發展什麼呢?

堀井 悦二: 我每年都會造訪相生會所屬的道場主持升段審查我會用和這裡同樣的標準教學我一年只去一次所以有些東西可能沒有要求那麼徹底即便如此,我還是會試著讓他們理解我的要求我固定去某些地方的道場已經超過十年以上了俄羅斯只去了二年,所以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他們不完全瞭解我教的東西但他們知道我一年只去一次講習會,他們自己需要多努力吸收我只能在那裡待一週,所以他們會在那時候全力學習這樣讓我很開心,讓我覺得去那裡幾次都可以我想要提升相生會的水準所以得在這裡訓練一些指導者我想訓練出可以領導和支持學生們的指導者但目前為止我們離這個目標還很遠我想要儘量在那種只舉辦一次的講習會裡表現出我的合氣道我想要呈現屬於我自己的合氣道然後聽聽他們的想法您的合氣道

Guillaume Erard: 讓我想起已故的千葉和雄師範,他對您有很多影響嗎?

堀井 悦二: 我還在本部道場的時候,千葉師範住在聖地牙哥偶爾他回日本的時候,我們會一起在吉祥丸道主的課堂上練習但次數不多就是了

Guillaume Erard: 但是您常常在千葉師範設立的組織-毘嵐會-所屬的道場教課是嗎?

堀井 悦二: 是的,但不僅限於毘嵐會而已我去了歐洲的波蘭,隸屬毘嵐會底下的道場我也去了保加利亞那是不同的地方,但不全都隸屬於毘嵐會我參加的第一場講習會大概是十年前在美國聖地牙哥舉辦道主去那裡討論千葉師範的引退事宜我從來沒有直接向千葉師範學習過,所以我想那是個好機會好幾位老師們在講習會裡教課,包括宮本鶴藏師範然後千葉師範請我教一堂課,所以我就照他的意思做了明年就是我的道場二十週年慶了有些時候,我找不到練習的方向,有些東西要好好思考那時我剛好看到千葉師範在名古屋拍的一段影片讓我很想學習這種風格從那時開始我就朝那個方向努力在那個時候我還未曾直接和千葉師範交談過從我開始練習那種風格的合氣道以後千葉師範就邀請我去歐洲主持毘嵐會的講習活動

Guillaume Erard: 您說您的父母來自大阪,是什麼原因讓你到三田來?

堀井 悦二: 因為土地價格的關係在大阪買土地興建道場很貴三田便宜多了離車站也比較近我剛好就在這裡落腳了

Guillaume Erard: 您固定的教學課表是什麼?

堀井 悦二: 二,四,六,日每天四小時早上一個半小時晚上教課一小時,接著一個半小時,中間不休息。所以我平均一天教四個小時的課除此之外我也在分支道場還有大學裡教課

Guillaume Erard: 您的妻子也在教合氣道嗎?

堀井 悦二: 她每週二教兒童班

Guillaume Erard: 您出國不在的時候她幫您代課

堀井 悦二: 是的她會在這邊還有其他分支道場幫忙她今天就在那邊,每週六日過去當我不在的時候,她和有段者,指導員們就負責教學

Guillaume Erard: 您的指導員們會打算開自己的道場嗎?

堀井 悦二: 他們會想自己開道場,但在日本很困難場地會是個問題還有上班族們也很忙我在這裡每二年舉辦指導員審查相生會的指導員和副指導員都會發給證書找到場地很不容易,還有上班族也很難來練習工作太辛苦了有個道場是一位退休的人在經營,但實在很不容易

Guillaume Erard: 您希望學生們從您身上學到那些重要的價值?

堀井 悦二: 合氣道和武道裡面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初心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記當我們頭一次踏上道場的那種感覺我們一開始練習合氣道的心情第一次做老師的受方我們不能失去初心此外,我們也應該認真練習我指的不是只有自己的學生來參加的那種講習會而是當有許多不同團體來參加講習會時,會有一些事情讓我開始思考有時會有一些不把練習當一回事的人會有一些想測試對手程度如何的人他們會想做奇怪的受身我最不喜歡這樣子的練習我們做技法還有受身的時候都要認真去做我們不退縮,正正當當我們必須認真而嚴格的練習這不是可以用言語表達的東西,而是要用身體去表現出來的我的學生們可以從我身上看到和體驗到,所以在這裡教課並不難。當我去常造訪的道場教學時也是這麼做的而且我認為合氣道的禮節是一切事情的基礎,得從這個開始學習我不會做複雜的動作,通常都是以基本技法為中心在實踐武道的"武"之前有些事情要先做到像是進入道場前正確的敬禮然後在門口把鞋子排列整齊從適當的地方開始從這裡開始師範與學生間的關係變的很重要。互相信賴的關係不能只有單方面的而已當我們深入了解彼此,產生彼此信賴和尊重,才能共同鑽研

正體中文字幕翻譯 : 鼓巖合氣道 (台灣)

Copyright 2007 - 2015 Guillaume Erard. All rights reserved.